娛樂新聞 | 國內新聞 | 國際新聞 | 社會新聞 | 財經新聞 | 體育新聞 | 科技新聞 | 美女圖片

本站基於 Google Chrome 開發

請使用 Google Chrome 訪問本站

  •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財經新聞 > 生活消費 > 國產西洋樂器奏出好聲音
  • 國產西洋樂器奏出好聲音

    時間:2022-07-22 08:47:52  來源:  作者:

    河北省肅寧縣一家樂器生產企業的工人在成品車間檢查樂器質量。新華社記者 朱旭東攝

    河北省肅寧縣一家樂器生產企業的工人在成品車間檢查樂器質量。新華社記者 朱旭東攝

    提琴製作師鄭荃正在雕刻琴頭。本報記者 趙 昊攝

    提琴製作師鄭荃正在雕刻琴頭。本報記者 趙 昊攝

    二〇〇五年八月,海倫鋼琴進入維也納金色大廳,成為第一架進入維也納金色大廳的亞洲鋼琴。海倫鋼琴供圖

    二〇〇五年八月,海倫鋼琴進入維也納金色大廳,成為第一架進入維也納金色大廳的亞洲鋼琴。海倫鋼琴供圖

    演奏者正在使用凡鳥吉他。凡鳥吉他供圖

    演奏者正在使用凡鳥吉他。凡鳥吉他供圖

    西洋樂器起源於歐洲,“洋品牌”有先天優勢,高端西洋樂器的生產也長期被海外企業壟斷。然而,起步晚的國產西洋樂器近年來卻飛速發展,尤以提琴、吉他、鋼琴為代表。從過去經常被貼上粗製濫造的標簽,到如今部分中國品牌已可以同國外老牌產品一較高下,國產西洋樂器正一步步走向高端市場,獲得越來越多的國際認可。這背後,既有製琴師們的薪火相傳、工匠精神,也離不開國內企業對工藝、技術的潛心鑽研。正是中國幾代樂器匠人的共同努力,譜寫了國產西洋樂器行業發展的精彩樂章。

    提琴:從弱到強,薪火相傳

    “一把提琴要經過選材、定型、打磨、刷漆等多道工序,每個環節都不能有一點偏差。”

    說這話的人叫鄭荃,是中國第一位被國際提琴協會授予“國際提琴製作大師”稱號的人,已從事提琴製作40多年,如今依舊活躍在製琴一線。

    記者來到鄭荃的提琴製作工作室,房間不大,卻簡樸整潔,4座工作台靠四麵牆依次擺放,牆上掛滿銼刀、刻刀等提琴製作工具,屋內隻有“沙沙”的打磨聲回響。

    “演奏者的演奏風格迥異,對琴的要求也不同。一把好琴,要做到因人而異,實現‘人琴合一’。”鄭荃說,“這需要製琴師在製琴前先勾勒出這把琴的大致‘圖景’,將隨後的工序在心中演練千百次,胸有成竹後才可開工。”

    上世紀80年代,初出茅廬的鄭荃為精進技術,前往小提琴發源地意大利克雷莫納深造,1987年他獲得意大利第一屆全國提琴製作比賽小提琴金獎。完成學業後,留在當地還是回國?不少人勸已經小有名氣的鄭荃留在意大利,但鄭荃沒有猶豫,訂了一張回國的機票。“當時中國提琴產量逐年上升,但質量一直被國外同行詬病,我想為提高中國提琴製作水平盡一份力。”鄭荃說。

    “流水線生產的提琴表達的效果千篇一律,無法真正替代手工產品。”鄭荃拿起一塊正在加工的提琴麵板向記者介紹,提琴麵板主要選材自雲杉木,不同產地、不同年齡雲杉木聲音表現不同,需要通過製琴師觀看紋路、聽叩擊的聲音來確定合適的木材。“沒有最好的木材,隻有最合適的木材。”鄭荃說。

    刮板、打磨考驗製琴師的製作水平。在2-3天的時間裏,製琴師要將一塊1厘米厚的木板打磨成1-2毫米、中間高四周低的提琴狀麵板。麵板厚薄、弧度高低都會對小提琴音色造成影響,還要考慮木材質地、軟硬等因素。“我製作過100多把琴,每把琴的弧度都不一樣。”鄭荃說,打磨麵板,每一刀的力道大小皆有講究。

    刷漆是琴身製作的最後工藝,也是最神秘的環節。油漆的配製、漆層的厚薄都會影響提琴音色。“高端小提琴的油漆由乳香、亞麻仁油等天然物質調配而成。”鄭荃介紹,“如何調配考驗製琴師的功力,就像麵對同樣的食材,大廚和普通人炒出的菜味道不一樣。”

    “製琴的最高境界,是讓小提琴的各個零件相互作用,達到一種和諧的狀態,發出演奏者最想要的聲音。”鄭荃說,“讓小提琴臻於完美,離不開製琴師的學識儲備和經驗積累,因此提高一個國家的製琴水平最關鍵的是培養人才。”從意大利回國後,鄭荃主持重建中央音樂學院提琴製作研究中心,招收第一批提琴製作專業的學生。如今,高端提琴製作技藝在中國薪火相傳,國際提琴製作大賽中獲獎的中國麵孔越來越多。鄭荃歸國時許下的願望,已經成為現實。

    吉他:走一條不同的路

    中國提琴飛速發展的同時,年輕一代正努力推動國產吉他高端化,凡鳥吉他負責人鍾堅就是其中之一。

    “80後”鍾堅本身是一名吉他發燒友,平時喜歡收藏吉他。鍾堅發現,中國吉他愛好者多,對價格在6000元以上的中高端吉他需求大,但購買時首選國外大牌,國產高端吉他市場占有率低。鍾堅萌生了做國產高端吉他品牌的想法。

    “當時現存的國產吉他品牌大多數是貼牌產品,由國內的代工廠生產,外形設計等均仿照國外產品,沒有原創技術,產品競爭力不夠,發展前景不樂觀。”鍾堅對記者說。2017年,鍾堅投身吉他製作,走一條不同的路:通過研發核心技術、培育製琴團隊、形成品牌效應來試水高端市場。

    鍾堅和團隊經過調研發現,做高端吉他,最重要的是“用心”。“隻要用足夠高的標準去製作並嚴格控製好每一道製琴工序,就一定能製作出比肩國際一線大牌的高品質吉他。”鍾堅說。

    以選材為例,之前市麵上的國產中低端吉他,板材大多聲學等級比較低,彈奏時振動感不明顯,發音沉悶。凡鳥吉他每一套材料均由製琴師親自挑選,取自聲學等級最高的AAA級木材。AAA級木材在本身無礦物線、無樹芯、無彎曲等前提下,還得由90度直紋徑切而來。“徑切是指將木樁從上向下切,對木材的利用率較橫切更少,造價更高。徑切而來的木料紋路均勻分布,硬度高,聲音表現佳。”鍾堅說。

    剛從樹上切下的木材還帶有水分和油脂,直接用來做吉他麵板,發出的聲音不通透,而且後期容易開裂變形。最佳處理方式是在恒濕房放置2年以上,通過自然風幹將木材裏的水分蒸發、讓油脂結晶,木材才能達到最佳的穩定性,聲音會更加清脆通透。然而有些吉他廠家為追求翻單率,采取人工烘幹的辦法,將這一流程時間縮短至1周,發音效果大打折扣。“質量比產量重要。凡鳥嚴格按照傳統手工琴的製作方式,采取自然風幹的辦法。”鍾堅說。

    如何讓風幹後的木材發揮最大潛力?凡鳥製琴團隊在隨後各步驟嚴控細節。“以製作音梁為例,我們會人工一刀一刀地削,直到取得令人滿意的效果。吉他完成後,裝配部的師傅會輪流彈一遍,所有人都滿意後才會出廠。”鍾堅說。

    經過千錘百煉的凡鳥吉他,一經推出便收獲了消費者的喜愛,於2019年分別獲得中國吉他製作大賽金獎和最佳設計獎與創新獎。鍾堅介紹,凡鳥吉他還銷往美國等國家,明年還將參加在美國舉辦的樂器展,進一步擴大在海外的影響力。

    “目前我們生產的吉他主要適用於指彈,用於彈唱的吉他是一片更大的市場。”鍾堅對記者說,彈唱吉他和指彈吉他的桶形不同。在高端指彈吉他市場站穩腳跟的凡鳥,正加緊研發,向彈唱吉他進軍。“相關研發工作進入收尾階段,預計年底將推出新產品。”鍾堅說。

    鋼琴:中國琴,中國“芯”

    奧地利維也納金色大廳是世界最著名的音樂廳之一,有個來自中國的“客人”在這裏長住。這是一架寧波製的海倫HG178鋼琴,與有百餘年製造曆史的“施坦威”“貝森朵夫”等鋼琴一道,獲得維也納金色大廳永駐權,也是第一架進入維也納金色大廳的亞洲鋼琴。

    歐洲是鋼琴的起源地,也是世界鋼琴製作水平最高的地區。一架來自千裏之外的中國鋼琴,如何滿足挑剔的歐洲聽眾?“海倫鋼琴有清晰的音色。”海倫鋼琴董事長陳海倫對記者說,“低音如歐洲傳統鋼琴一般渾厚深沉、鏗鏘有力;中音渾圓、均勻、穿透力強且不發散;高音清澈、明亮、華麗。整體音色過渡自然均衡。”

    將時鍾撥回20多年前,創業初期的海倫鋼琴,隻是一家生產鋼琴五金配件的小廠。從下遊供應商到行業翹楚,秘密就在於核心技術。“海倫鋼琴能在短短10餘年趕超具有百年曆史的歐洲鋼琴,離不開碼克生產的突破。”陳海倫說。

    碼克是鋼琴的音源係統,又稱共鳴盤,由弦列、音板、弦軸板、碼橋、背柱和鐵板組成,直接影響鋼琴的音色和穩定性。“碼克是鋼琴的‘心髒’,好比汽車的發動機,是技術含量要求最高的部分,一架鋼琴的好壞,大多由碼克的好壞決定。”陳海倫說。

    “海倫鋼琴決定攻下碼克製作工藝的時候,國內極少有廠商能造出質量好的碼克,沒有同行的經驗可以借鑒。”陳海倫說,海倫鋼琴聘請了具有豐富鋼琴製作經驗的曾興華擔任技術總工,從零開始,經過1000多個日夜的辛勞,才完成碼克製作的第一張技術圖紙。

    有了技術圖紙,又一個難題擺在陳海倫麵前:碼克作為高精度產品,對生產線要求高,海倫鋼琴現有的生產線不足以支撐生產碼克。2001年,海倫鋼琴耗資4000萬元引進高科技鋼琴專用設備和數字控製生產線,還聘請了4位國際著名的鋼琴設計專家作為產品發展的“外腦”。2002年海倫鋼琴成功研發出第一台碼克,中國鋼琴有了中國“芯”。

    改變了“缺芯”局麵,海倫鋼琴的發展之路越走越寬。隨著互聯網時代的到來,海倫鋼琴積極研發智能鋼琴。“在硬件方麵,我們將進一步優化智能鋼琴自動演奏係統,提高聲音還原度,讓產品在多種場地環境下實現自動演奏;在軟件方麵,我們將繼續開發智能鋼琴APP,提升客戶使用體驗。”陳海倫說。(本報記者 趙 昊)

    《 人民日報海外版 》( 2022年07月22日   第 10 版)

    關鍵詞:吉他
    最近更新
    推薦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