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新聞 | 國內新聞 | 國際新聞 | 社會新聞 | 財經新聞 | 體育新聞 | 科技新聞 | 美女圖片

本站基於 Google Chrome 開發

請使用 Google Chrome 訪問本站

  •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娛樂新聞 > 娛樂評論 > 電視評論 > 當代劇選址十法則北風南漸小眾突圍
  • 當代劇選址十法則北風南漸小眾突圍

    時間:2022-05-26 23:36:14  來源:新京報  作者:劉瑋 張赫

    隨著電視劇行業製作水準的提升,劇集的美學風格、拍攝質量、細節把控等方麵愈發受到重視,“景觀敘事”也成為考驗劇組創作水平的重要標準。越來越多的劇組投入大量時間,走遍國內外,選取與作品氣質相符,甚至能為作品加分的地方取景。某位副導演表示,現在當代劇的選址標準從“景色是否好看”、“與故事是否貼合”,已經提升至“某個地標能否完成藝術或隱喻敘事”。另一方麵,近些年,各大城市紛紛發布和影視產業相關的扶持政策,吸引更多劇組宣傳當地風土民情,打造網紅旅遊景點。

    新京報記者采訪博地(寧波)現代影視基地相關負責人戴挺,資深製片人戴瑩、梁振華、張為為等業內人士,並通過統計總結了當代劇選址的十大法則。

    當代劇選址十法則北風南漸小眾突圍

    1 接地氣選北京,摩登選上海

    北京、上海占據了都市劇取景的“半壁江山”。京滬經濟繁茂,高樓林立,基礎設施完善;有四處奔波的上班族,也有市井煙火的普通家庭,可以最大程度涵蓋所有當代元素。

    那北京與上海在取景上又有何區別?雖然同是現代化大都市,但兩座城市氣質截然不同。上海更為時尚、摩登——風格迥異的洋房弄堂,海派文化的多元創新,展現了當地雅致又前衛的生活態度。近些年在上海取景的作品《何以笙簫默》《歡樂頌》《談判官》《你是我的榮耀》《打火機與公主裙》等劇均具有時尚、現代、小資、浪漫等特點。

    以電視劇《怪你過分美麗》為例。該劇聚焦娛樂圈、經紀人、明星之間的故事,整體質感與現代、時尚的關聯度極高。“無論是生活方式、消費特點、與國際的深度接軌,上海的現代屬性無疑是領先的。”該劇總製片人、藝術總監梁振華表示。而為了體現上海風格,該劇也不隻是展現外灘、浦東等現代時尚,劇中主角莫向晚居住的房子也保留了上海弄堂最常見的優雅與精致。

    而古都北京相對包容,接地氣。老北京人住的是胡同、大雜院,吃的是焦圈豆汁,代表著現代與傳統的交融。《裸婚時代》《咱們結婚吧》《我愛男閨蜜》《小別離》《青春鬥》《小敏家》等絕大多數劇集都展現了生活家庭的瑣碎,抑或“北漂”的拚搏奮鬥。2022年梁振華拍攝的都市情感劇《心想事成》便取景於北京。該劇講述了一對性格迥然不同的北京姐妹,在自由拚搏與平淡安穩中追尋美好生活的故事。在梁振華看來,這部劇與《怪你過分美麗》不同,煙火生活氣息很濃,不刻意追求時尚摩登,而是還原一種恬靜、安逸的生活質感。例如該劇對北京的公交車、地鐵、共享單車等接地氣的城市細節都做了展現。“拍小資一點的戲,我們會首選上海;而真正融入人間煙火、日常生活的,北京相對更合適。”

    2 涉案懸疑劇紮堆東北、重慶

    懸疑作為當代題材中的常見類型,選址很有特點,絕大多數紮堆於東三省和重慶市。

    重慶最為典型,陰沉大霧、少見陽光,當地近一半取景劇都是懸疑涉案題材,包括《沉默的真相》《江照黎明》《重生》等。《重生》的製片人張為為曾向新京報記者表示,重慶高高低低的地勢和雲霧繚繞的環境,跟懸疑劇的氣質很貼合,也跟劇中主角秦馳迷茫困惑的內心很貼合。

    東三省則以凜冽、野性的氣質吸引了不少追求粗糲質感的懸疑作品,包括《無證之罪》《白夜追凶》《雙探》等。其中,《雙探》中白茫茫的林海雪原、黑灰色的建築,複古的市井煙火,故事還未展開,便撲麵而來一股陰沉蕭索之感。而《無證之罪》的原著設定在南方,但製片人齊康在拍攝時特意將背景搬到了冬天的哈爾濱——在東北工業小鎮蕭條肅穆的氛圍中,一起命案引出諸多神秘人物之間的複雜關聯,人性與凜冽環境交織出壓抑感。“積雪沉冰和蘇式建築讓荒蠻中不失秩序性、國企工廠和巴洛克式街區讓落寞間不失華貴氣、老式塔樓和教堂廟宇讓世俗間不失宗教感,我想這樣一個富有層次感的城市,能給故事提供一個富饒的生長空間。”在接受新京報采訪時,齊康曾這樣表示。

    3 青春題材偏愛青島、廈門

    2014年,聚焦80後青春的勵誌劇《冰與火的青春》在山東青島殺青。彼時在青島取景的劇並不多,梁振華選擇該地主要是因為“海”。在梁振華看來,合適的取景地需要與劇情情感要素相結合,並實現抒情達意的功能。“大海,可以將整部劇的境界更為擴大、舒展。而青春總是放飛的,充滿希望的,所以青春、校園就很適合在海邊呈現。如果我們到一個狹窄、幹枯的城市去拍青春劇,相對氣質就沒有那麽好。”

    同樣作為海濱城市,福建廈門也是青春校園題材最偏愛的南方取景地。從《一起來看流星雨》《夏至未至》到《暗戀·橘生淮南》《一閃一閃亮星星》,廈門大學、集美大學城成為無數年輕學子的向往。廈門依山傍水,文藝氣息濃厚,建築物也保留了閩南建築典雅、複古的風格。《暗戀·橘生淮南》導演李木戈曾談到,“廈門會讓人油然而生地感覺到它是能夠讓愛情發生的地方,為劇集增添浪漫氣質。”

    4 雲南、海南為愛情劇“必經之路”

    在以愛情為主元素的當代劇中,雲南、海南似乎是獨特的存在——無論故事發生在哪個城市,戀人們總會在雲南、海南相遇或重逢。

    雲南是“愛情”、“邂逅”的代名詞。2011年播出的《北京青年》中五對男女便以“重走青春”之名從北京遠赴麗江,在風景如畫的麗江古城找回自我,收獲愛情。此後,越來越多愛情劇開始“途經”雲南麗江、大理、昆明等地。例如《漂洋過海來看你》中男女主角一起來到麗江與大理,兩人感情也由此更進一步。

    三亞亦然,且近兩年愛情劇的熱度正逐漸超越雲南。例如《我的!體育老師》中,中年離婚的男主角來三亞散心,邂逅了剛分手的女主角。《親愛的,熱愛的》男女主在以海洋世界為背景的酒店裏,上演了一係列浪漫名場麵。

    《心居》在上海取景是因為它本來講的就是當地的故事。

    《心居》在上海取景是因為它本來講的就是當地的故事。

    5 都市劇逐漸“南下”,蘇浙粵肩負重任

    如果說十年前,以北京為中心的北方是都市劇首要考量的取景地,十年之間,取景已明顯有南下且在南方紮根的趨勢。

    以廣東省為例。在新京報此次數據統計中,廣東2010年到2015年期間每年拍攝的戲大概十部。但2016年後,廣東每年都要接待至少20部電視劇,其中經濟開發重點區域深圳更是青春、勵誌題材最青睞的地點。

    更為明顯的是江蘇與浙江。2016年,江蘇每年以近30部劇的拍攝地點搶跑其他省份。其中,《親愛的,熱愛的》《世界欠我一個初戀》等以及待播的《打火機與公主裙》《兩個人的小森林》等均取景於江蘇蘇州。而《餘生,請多指教》播出期間,男女主“撒糖”必拍到的美景,讓宜興、蕩口古鎮一夜間成為網紅打卡點。

    在博地(寧波)現代影視基地相關負責人戴挺看來,蘇浙一些城市距離上海、橫店更近。後兩個地方聚集了中國一大部分影視資源,尤其是演職人員,在其周邊拍攝更利於人力調動。

    梁振華則認為,北方人的生活相對“群居終日,無所用心”,在生活的經營上相對粗糲與隨意。但南方人更喜歡精致地生活,相對細膩、柔和。“現在整個都市劇(製作)都是在往細膩的審美風格變化,這個就很適合在江南水鄉取景,甚至下沉到廣東一些比較有市井氣息的地方,拍出生活中的不同滋味。”

    梁振華介紹,在拍攝《怪你過分美麗》時,製片組就曾為了一場在湖邊聊天的戲份從上海趕赴蘇州太湖取景。“上海沒有那麽大的湖,而蘇州太湖更有靈氣、豐潤。”梁振華認為,北方的建築與城市格局都是一覽無餘的,而無錫、蘇州都是“水城”,包括重慶兩江匯流、重巒疊嶂,層次感很豐富,適合當下都市劇對個性化、細膩美學的追求。

    6 “城市色彩”為重要考量

    不同題材對應選址地,已存在相對固定的路徑。但仍有不少劇選擇“另辟蹊徑”。例如懸疑劇《重生之門》在無錫、蘇州取景。該劇製片人張為為表示,“這個戲裏的好多台詞,都希望王俊凱飾演的小偷家族出身的莊文傑能夠走向陽光,所以我們要找一個陽光相對明媚的城市,所以我們最終選擇了無錫和蘇州。”

    同樣,曾經大熱的懸疑劇《隱秘的角落》選擇了在影視拍攝選址中較為小眾的廣東湛江。湛江別稱“港城”,光線明亮,有南方海濱潮濕之感。小城中很多街巷保持著幾十年前樸素斑駁的模樣,又獨具嶺南特色,市井又“吊詭”。該劇製片人戴瑩透露,《隱秘的角落》定位是“不一樣的類型片”,因為故事出發於孩子。“孩子的內心是幹淨的,視角也相對來說明亮、明快。湛江整體的城市色調是十分明亮的,而且有‘海’這個浪漫元素。導演和美術也在色彩層麵做了準備,例如服裝裏黃色元素比較多,場景中也有不少黃綠對比。這些都和當地色彩、項目氣質一脈相承。”

    懸疑劇《八角亭謎霧》選址江南水鄉浙江紹興同樣大膽。江南煙雨下的白牆黑瓦,青石板和烏篷船,河道縱橫、小路交錯,導演王小帥意識到,要的就是南方這種氤氳煙霧裏的緊張和恐懼感。

    今年的熱播情感都市劇《親愛的小孩》則看重長沙街頭巷尾中真實的煙火氣。製片人戴瑩表示,這部劇定位是關注小人物生活,傳遞真實的生活氣息。“現在大多影視作品都關注一線城市的生活,我們這一次反而就想呈現二三線城市最普通的人。”長沙市井氣息濃重,夜市熱鬧非凡,路邊攤食客絡繹不絕。長沙人的嗓門也大,有種熱烈的親近感。“導演也是長沙人,包括劇中一些做飯的戲,醃的鹹菜,掛在院子裏的臘肉,都是經過精心設計的。”

    7 當地風格、民俗、人文特征是劇的組成部分

    通常,都市劇選擇拍攝地隻需考慮城市麵貌能否完成敘事功能。但也有另一種情況,即該拍攝地的城市文化、民俗、人文特征,本質上就是作品的有機組成。

    日前在北京殺青的《心想事成》作為電視劇《空鏡子》的姊妹篇,不僅講述了北京一對姐妹的生活,同樣以普通人的成長,展現了北京城市麵貌的變遷。“我們劇中有外地來北京打拚的人,有在本地努力生活的北京人;有北京人與外地人之間的關係,也有北京都市的發展。過去很多北京劇要不就是重點呈現傳統風味的北京四合院;要不就隻拍國貿、望京、CBD,和上海看起來並無分別。”梁振華認為,北京最大的特點是包容——從斑駁的胡同走出來,路口的盡頭卻是高樓大廈。《心想事成》的故事也是從胡同開始的,隨著胡同拆遷,大家搬進居民樓……“這個故事裏,北京城同樣是主角。如果不是在北京,這個故事都不成立。”

    8 地方利好政策吸引劇組

    除了完成敘事表達之外,當地的拍攝條件、影視產業是否完善,是否推行利好拍攝的相關政策,同樣是劇組必須考慮的要素。

    戴挺表示,2021年博地(寧波)現代影視基地接待了《野蠻生長》《你安全嗎》《消失的孩子》等40餘個劇組。該基地在寧波當地有豐富的自持產業、商業綜合體、攝影棚等,內部配套完善。同時其與政府間有專業的影視協拍小組,相關協調溝通工作會比外聯製片更為成熟,在疫情管控下拍攝工作也更為便利。

    近些年,海南省旅文廳也強調以影視劇為媒,宣傳推廣海南旅遊形象。2020年電視劇《女心理師》便落地海南,並在三亞、陵水、萬寧等地全程取景拍攝。開篇三分鍾一鏡到底的鏡頭取景於海口標誌性地標N次方公園;賀頓記憶中的小木屋選在了鮮為人知的“玫瑰穀”……

    “當地對於拍攝的服務完善性是非常重要的,會有專業機構幫你找合適的景,包括審批難度也相對低。如果沒有配套支持或者扶持政策,那麽外聯製片的工作量是相當巨大的。”梁振華透露。在這方麵,蘇州、青島等城市的配合度都極高。隨著重慶迎來拍攝浪潮,近些年當地也形成了兩江影視城、江津白沙等核心拍攝區域。梁振華還經常接到青島、象山等地的邀請,問最近是否有合適的劇本可以來拍攝。

    9 “性價比”令小城市突圍

    除了考量地貌、天氣、城市風格之外,“性價比”也令不少城市突出重圍。《你好,昨天》的製片人胡晴接受采訪時曾透露,過去重慶拍攝懸疑劇多,正因為其成本低於一線城市。某導演也表示,隨著江蘇、浙江等熱門地的拍攝成本逐漸增長,一些小成本劇或外景不太需要高樓大廈的家庭劇、校園劇,也會選擇安徽、河北、天津等一些省份作為“替代”。

    製片人T先生(化名)曾在安徽某城市拍攝了一部電視劇。彼時,當地對影視劇有扶持措施,希望能夠將當地的人文風貌、自然景觀宣傳出去。如能夠在一線衛視播出,當地就會給予劇組可觀的資金補貼。“而且下沉到非一線城市去拍攝,相應也會節省拍攝成本。因為這些城市的配套成本,比如吃、住、行、人力,都相對一線城市要低很多。北京、上海應該是成本最高的。”

    此外在一線城市拍攝也有諸多限製。梁振華拍攝《心想事成》時,便經常接到“北京不允許飛行器上天”的短信。張為為也表示,北京對航拍有限製,但在其他城市,隻要報備之後還是可以實現的。

    10 “棚拍外景”技術快速發展

    “現在都市劇很多內景、外景由於疫情防控不能拍,劇組都是拍完一天是一天,明天拍什麽,前一天都還不知道。”T先生坦言。這種情況快速催生了棚內拍攝技術的發展。戴挺透露,為了盡可能減少劇組損失,目前博地(寧波)影視基地正在研究棚內全流程虛擬拍攝。“棚拍肯定是個趨勢,因為除了用機器掃外景的部分,劇組不用到人群密集或者公共密閉的空間,相應減少了風險,棚內集中拍攝也能夠節約製片組的工作時間和預算。”2021年,《你安全嗎》《野蠻生長》《雙食記》等劇已經有很大一部分拍攝在棚內完成。其中類似於在街上奔跑的室外戲、車戲也可以通過LED,甚至虛擬現實等技術手段在棚內完成,且看不出破綻。“我們目前正在研究通過AR、VR和MR的結合,利用基地內虛擬攝影棚的建設,形成虛擬和真實的場景結合。這種成像的空間感可以被無限擴大。這種技術在好萊塢已經很成熟了,很多美劇現在也是基於這套技術拍攝。”

    戴挺透露,接下來基地將有一部戲,全流程采用棚內方法拍攝。“數字化”未來一定是當代劇拍攝的大趨勢。“而且棚拍外景確實能夠減輕整個拍攝周期的時間和資金壓力。兩點一線,不用輾轉多地浪費路上的時間,效率還是很高的。”(記者 劉瑋 張赫)

    最近更新
    推薦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