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新聞 | 國內新聞 | 國際新聞 | 社會新聞 | 財經新聞 | 體育新聞 | 科技新聞 | 美女圖片

本站基於 Google Chrome 開發

請使用 Google Chrome 訪問本站

  •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娛樂新聞 > 明星訪談 > 內地明星訪談 > 張子楓聊和雷佳音演父女 談兩個裴之的區別
  • 張子楓聊和雷佳音演父女 談兩個裴之的區別

    時間:2022-07-29 00:11:17  來源:  作者:

    張子楓說張新成是專業的演員

    新浪娛樂訊 林朝夕有一塊每天都會戴著的手表,時間久了之後,成為了張子楓進入林朝夕世界的標誌。

    張子楓是更喜歡去感受的演員,開機前去慢慢地進入角色,殺青之後,也會留出一段時間,來和角色漸漸地告別,《天才基本法》殺青那天,在回酒店的車上,張子楓沒有那種“拍完了,我走了,好想念,好不舍”的情感,反而隻是腦子裏一片空白,悠悠地看著窗外。

    林朝夕的後勁兒很大。這是張子楓第一次在同一個角色名字之下,去經曆兩段不同的人生。

    “這種感覺還蠻奇妙的。”張子楓說。看劇本時,她確實花了點兒功夫在讓自己完全相信平行世界的世界觀架構上,但真正進入角色之後,“兩個世界”的設定反而成了最小的困難,那些更為細膩、順暢的親情、友情、愛情,才是真正需要下功夫的地方。

    以下是張子楓的自述,根據對話錄音整理。

    拆解平行時空

    接到《天才基本法》的劇本時,我還在另一個劇組拍戲。“天才基本法”好像是一部看名字就很厲害的作品,我當時是知道有原著小說的,也有了解故事裏會涉及到一些數學知識,其實我會有一點點擔心,這會不會是一個對我來講很困難的角色?

    但是看完整體劇本之後,真的會發現,《天才基本法》不光隻是講數學,也講了很多關於親情、友情、以及對自己熱愛事物的追求,完全不會枯燥乏味,甚至還有很多的驚喜。

    故事理解了,但是真正要明白兩個平行世界的設定,確實還是需要看原著,然後再多看幾遍劇本,後來還經常和沈嚴導演聊,即便如此,在真正進入拍攝期的時候,每天還是在不斷地去理解某一個時空發生的某一個具體情節。

    拍這部劇的時候,我會習慣做筆記,這是我發現的最快速能讓我了解某一時間線對應著哪些情節發展的方法。雙時空的故事,如果能理清楚時間線對應的故事線,能在自己的腦海中有一個比較清晰的脈絡,一切就都順理成章了。

    理清頭緒之後,就是那些繁雜的數學公式和一些哲學相關的台詞,我一開始也以為會很困難,但是到了現場,拍攝的時候才發現,其實真的不會,很多台詞的設置都是有原因的,有情感作為支點,去記住這些台詞其實挺輕鬆的。

    開機後,我和沈嚴導演也磨合了一段時間,相處下來就有了一種默契的拍攝方式,我們會把第一條,或者比較有新鮮感的東西先保留,然後再去做調整。比如某一個細微處的節奏應該如何,這個地方的情感應該怎麽樣,或者導演希望可以有另一種方式去表達的時候,我們就再嚐試。

    每天開工到了現場,大家拍戲也還蠻緊張的,都想把角色完成得更好,會對自己飾演的角色的狀態,在情感上的表達傾注更多的精力,反而幾乎不怎麽去在乎平行世界這個宏大的世界觀邏輯。

    在拍攝的過程中,其實是有留給我們演員去調整和轉換的空間的,兩個世界的造型方麵會有不同,這些都會比較有助於我的表演,即便是同一天,在同一樣一個場景拍攝兩個世界的內容,也會有先後順序,這樣不會讓大家處在混亂的狀態中。

    草莓世界和芝士世界的拍攝和呈現,真的沒有想象中的複雜。

    兩個林朝夕

    有一場戲,我至今都記得,那是一個很奇妙的瞬間。

    它不是一個多麽重的情節,其實隻是一個對視,是草莓世界的林朝夕和芝士世界的林朝夕的唯一一點交集,雖然隻是拍攝的一種表現手法,不是真實的對視,但是這種感覺太奇妙了。

    當時,我是先拍完一邊,再拍另一邊的,就有一種兩個我突然見麵的感覺。

    兩個林朝夕有完全不一樣的地方,但也是有共性的。總體來說,我覺得都是非常有力量感的女生,但內心還保存著一些柔軟。兩個世界的林朝夕對於事情的表達方式會有一些不一樣。

    草莓林朝夕給人的感覺更舒適、更輕柔,有一種緩緩的力量;芝士林朝夕在劇中呈現出來的樣子並不多,但是我覺得她有一股小勁兒,是一種自己擰巴,但是也迫使她前進的勁兒,更細膩、也更敏感。

    整部劇的視角,是在以草莓林朝夕的視角去講的,也是在講述她自己跟自己和解的過程,正因為她了解和經曆了芝士林朝夕的世界,草莓林朝夕才真正的學會打開自己。

    草莓林朝夕一直覺得自己沒有裴之和老林那樣的天賦,經常質疑自己,對自己的人生失望,反而是去芝士世界走了一遭之後,她才有了自己更好的成長。

    對於芝士世界的林朝夕來說,也因為草莓世界林朝夕的出現,才讓她的人生有了改變,她會羨慕草莓林朝夕的生活,是一個內心存在好感和嫉妒這兩種極致反差情緒的人。

    不同的經曆決定了一個人物的性格,芝士林朝夕會呈現出什麽樣的狀態,與她經曆了什麽樣的事情相關,草莓林朝夕來到了芝士林朝夕的世界,影響了芝士林朝夕的生活,給她帶來了一些負擔,但也是因為這些影響,讓芝士林朝夕走上了另一段成功的人生,同樣成為了更好的自己。

    其實我自己在看劇本的時候,是很喜歡草莓林朝夕的,但是看到芝士林朝夕的部分,還是跟她有了很強的情感共鳴,我很想讓觀眾也同樣去看到和理解芝士林朝夕的內心,所以到了芝士林朝夕的戲份時,我自己也在思考,希望讓芝士林朝夕在有限的時間內,去展現得更豐富一些。

    在兩個林朝夕的呈現上,我並沒有想著如何去區分二者,反而隻是要找到真誠。《天才基本法》中,所有的情感都是流動存在的,這也是真正能打動觀眾的地方,隻要做到了真誠,很多地方自然而然的就會完成了。

    林朝夕剛開場的時候,比較呆呆的,到了結尾,林朝夕經曆了平行世界的改變後,找到了自己生活狀態的感覺,這樣的前後反差,還是蠻有挑戰性的。

    帶走一塊手表

    每一次剛進組,要麵對一個新的角色時,我都會有一些給自己的疑問,“這個角色是這樣說話的嗎?她會這樣走路嗎?”這次的林朝夕也是如此,我需要一些時間去找到林朝夕的存在。

    成為林朝夕的時候,是在服裝造型老師給我戴上林朝夕的手表、耳釘的那一刻,這是一種角色給我養成的習慣。說實話,我不是一個可以在一瞬間立刻進入角色的演員,但也不知道在哪一個已經形成習慣的瞬間,林朝夕就真正的出現了。

    開機後,我的第一場戲就是草莓林朝夕第二次來到芝士林朝夕的世界中的一場戲,我還記得,當時需要林朝夕整個人的狀態有點懵,要去看看學校什麽的,正好和我對於林朝夕的陌生感相匹配。

    成為林朝夕的感覺很奇妙,經曆了她的兩種不同人生更加奇妙,在劇中,她能和自己的小時候見麵,說實話,在劇組看到王聖迪的時候,真的有一種也見到了自己小時候的感覺。

    她總是情感充沛的出現在現場,我很感謝她能幫我完成林朝夕小時候的部分,因為大家可能隻有看了小時候這部分的一些狀態,後麵才會對長大後的林朝夕有更好的感受。

    也是因為這部分劇情的鋪墊,兩個世界的裴之才能區分得更加明顯,草莓世界的林朝夕對於裴之的情感更加複雜,裴之既是她想成為的人,又是她喜歡的人,這樣的情感驅動下,裴之就成為了她的前進動力,也會像朋友一樣,陪在林朝夕左右。

    而芝士裴之,對於草莓林朝夕來說,是有一定陌生感的,草莓林朝夕對芝士裴之的印象隻停留在小學奧數競賽的時候,那時候的裴之,是戰友一樣的存在,兩個世界的同一個人物,都在經曆不同的人生。

    我記得有一場戲,是在拍攝我、裴之、老林和裴之的父親,我們四個人在討論平行世界的劇情,在拍攝間隙,我們4個突然聊起來“先有雞還是先有蛋”,其實這個邏輯問題,還挺值得思考的。

    林朝夕和老林之間的感情,也都融合在很生活化的台詞之中,可能就是簡單的“吃了沒?”“記得吃飯”“我睡了”之類的,這部劇生活化的戲很多,越多生活化的細節,越能自然的讓我們更像一對父女。

    有一次,我和雷佳音老師在現場,就聽見監視器那邊有人笑,雷佳音老師問,“咋了?”導演說,“你和你閨女走路實在是太像了。”

    殺青那天,其實有一個小小的願望沒好意思說,其實我一直記得林朝夕的那塊手表,具體的樣子都記得,我很想把這塊手表帶走,來當做對這個角色的紀念。每次和一個角色告別,我也需要一段時間才能走出來。

    殺青那天在回酒店的車上,我都還沒反應過來已經和林朝夕告別了,隻是腦袋空白,看著窗外。又過了幾天,我習慣性的去修修頭發,再換一種新的狀態,去迎接那個剛剛走完林朝夕生活的張子楓回歸。

    在和林朝夕告別的一段時間裏,我整個人的心態都特別好,好像遇到什麽事,都會有一個像小太陽一樣,散發著溫暖的人在我身邊鼓勵著我,即便她曾經經曆過暗淡、不知所措的時光,但她始終都是明亮的。

    那段時間裏,因為林朝夕的存在,我的生活從來沒有陰天。

    (文/肉英 攝像/陳植)

    最近更新
    推薦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