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新聞 | 國內新聞 | 國際新聞 | 社會新聞 | 財經新聞 | 體育新聞 | 科技新聞 | 美女圖片

本站基於 Google Chrome 開發

請使用 Google Chrome 訪問本站

  •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娛樂新聞 > 電影新聞 > 動畫電影新聞 > 主創回應《新神榜:楊戩》劇情爭議:大家解讀不同很正常
  • 主創回應《新神榜:楊戩》劇情爭議:大家解讀不同很正常

    時間:2022-08-31 23:37:57  來源:觀察者網  作者:張照棟

    《新神榜:楊戩》海報

    《新神榜:楊戩》海報

    上映11天票房破3億,遠超同期另一部好萊塢動畫大片,第8天開始蟬聯內地票房日冠……盡管遭遇了主創團隊所說的“中國影史最短宣發周期”,僅僅提前4天定檔,國產動畫電影《新神榜:楊戩》(下稱《楊戩》)還是在院線取得了不錯的開局。

    作為國漫相對成熟的“封神宇宙”IP新作,影片中炫目的仙島、神界“加氣站”和紅綠燈,以及神仙乘坐的古風飛船,編織出了前所未見的中國古風奇幻世界。

    不過,驚豔絢麗的視覺效果、極具想象力的打鬥場麵以及滿滿的中國傳統文化元素,似乎沒有抵消部分觀眾的遺憾。

    “楊戩想幹嘛?”“玄鳥飛起到底是會天下大亂還是庇佑蒼生?”像近幾年多部國產動畫電影上映後一樣,既有影評對劇情產生了疑問,也有觀眾認為影片已經給出了答案。

    導演趙霽表示自己也在關注外界的反饋。他理解每個觀眾對故事有不同的解讀,他“希望未來能夠做出讓觀眾覺得特效很好、故事也很好的電影出來”。

    出品方追光動畫的聯合創始人於洲也向觀察者網介紹,動畫電影的劇本與真人電影的“一錘定音”不同,更多是生產中的一環,《楊戩》的故事可以更好,但也希望觀眾可以聽到關於這部電影不同的聲音。

    與外界的印象不同,他們在采訪中希望淡化“封神宇宙”的概念,也不想執著於成為“中國的皮克斯”。於洲提到,有朋友感覺《楊戩》改變了女兒的歐美動畫審美,而影片的觀眾既包括小朋友,還有“大朋友”……他覺得,“這恰恰是我們的一個使命,通過動畫電影的形式,讓更多全年齡段的觀眾都來了解中國自己的神話角色和故事。”

    出門得坐飛船,中國神仙也“潮”一回

    商周之戰一千五百年後,楊戩天眼受損,落魄到以“賞銀捕手”為生,直到發現追捕的少年就是他的親外甥沉香。兩代人的“劈山救母”故事就這樣開始了……

    電影《楊戩》抓住了暑期檔的末尾,於8月19日空降院線。導演趙霽說這應該是“中國影史最短的一次宣發周期,提前4天才定檔,然後就上了”。

    為了讓更多觀眾知道這部電影,采訪的前一天,主創團隊還去了近期大火的直播間做宣傳,滿屏的彈幕寫著“國漫崛起,幸虧有你”。截至發稿,電影票房累計破3億,蟬聯多日內地票房日冠。8月26日,片方宣布,這部國產動畫電影將在北美上映。

    《楊戩》延續了前作《新神榜:哪吒重生》的世界觀設定,用全新視覺風格構建中國的古典神話世界。

    在這個神話世界裏,神仙已經不會飛,得坐飛船出行,飛船還得加“油”(混元氣);神界城市(仙島)中一應基礎設施也是相當齊全,茶館、賭場、監獄、“加氣站”、紅綠燈、青銅神獸打印機……凡間社會有的,神界一個也不少。

    趙霽說:“我覺得每一代的創作者在闡述神話故事的時候,都應該去努力找到新的表達方式,或者融入更有時代性的視聽元素。我們希望給觀眾帶來不一樣的神界,不一樣的感受。”

    為了“盡一切可能攝取”中國傳統文化元素,製作團隊參考了大量古籍文獻資料,還實地去陝西曆史博物館和敦煌等地采風,力圖充分展現中華傳統文化的國風之美。

    從主角楊戩的一身裝扮上,就能看到紮染工藝的頭巾、繡著祥雲紋的絲綢白袍和參照古籍設計的木屐……還有取材自敦煌壁畫的飛天舞段落,靈感來自商周饕餮紋、北京懷柔野長城等元素的道具、場景。最讓人耳目一新的莫過於三維水墨太極圖大戰,連導演也說這是他“最滿意的天馬行空”。加上各種神仙打架的名場麵,有影評寫道,《楊戩》“光特效就值回票價”。

    “楊戩想幹嘛?”

    影片在畫風、動作設計、特效等方麵做到了國漫頂尖水平,並且成功融入了大量中國傳統文化元素,效果炫酷。但想要撐起“封神宇宙”,劇情是不可或缺的支柱之一。

    在不少影評中,這成了《楊戩》的短板,以至於有觀眾惋惜“用高腳杯喝白開水”。

    《楊戩》的主角當然是楊戩,但故事主線是沉香救母。在這個版本中,楊戩不再是反派人物,而是一個掙紮於蒼生大義和師徒情誼之間的悲劇英雄。

    與沉香要救母,申公豹要複仇等人物強烈的個體意誌相比,主角楊戩似乎沒有什麽內在行為動機,而是串聯了一段段劇情。

    “楊戩想幹嘛?”“斧頭到底是用來劈山還是鎮山?”“玄鳥飛起到底是會天下大亂還是庇佑蒼生?”走出電影院,有人在影評中留下了這樣的疑問。也有人寫出自己的解讀,認為影片已經給出了答案。

    趙霽曾在采訪中解釋自己的創作初衷:“‘新神榜’是一個係列故事,就是希望結合以前大家熟知的故事,延展哪吒、楊戩這些神話人物背後不為人知的一麵。”

    在創作《楊戩》時,團隊發現楊戩也曾“劈山救母”,於是想到把它與沉香救母糅合,以楊戩的視角創作新的故事。

    除此以外,楊戩的外在形象也是有褒有貶,既被稱讚是“史上最帥楊戩”,也被吐槽辨識度不高,和《哪吒重生》中的哪吒、敖丙一個模子。

    對於劇情上的爭議,趙霽表示,“每個人對故事都有不同的解讀,這個我都理解。我們非常重視故事和劇本,也希望在未來能夠做出讓觀眾覺得特效、故事都很好的電影。”

    電影出品方追光動畫的聯合創始人於洲說:“大家對影片有不同意見,這非常正常,我們也收到許多觀眾對劇情的好評。《楊戩》的故事肯定可以更好,這個是無可非議的。我們希望更多觀眾可以聽到關於這部電影不同的聲音。”

    談到人物設計,趙霽認為,“審美就是見仁見智,有人喜歡就有人討厭,我覺得這很正常。”

    “一個完整的角色由他的性格、前史等很多東西組成,長相隻是其中一部分。我覺得現在塑造的這些角色差異性還是很強的。”

    追光動畫接連推出《白蛇:緣起》、《白蛇2:青蛇劫起》、《新神榜:哪吒重生》等多部出圈的院線動畫電影,與《哪吒之魔童降世》出品方彩條屋一道被稱作“國產動畫兩大廠牌”,被外界讚為“中國皮克斯”。

    而“特效強、文戲弱”,幾乎成了近年來市場上多部國產動畫電影的通病。觀眾顯然還有更高的期待,希望影片能有更成熟的故事講述技巧。

    有網友注意到,在著名日本動漫大師宮崎駿的多部作品中,如《天空之城》、《哈爾的移動城堡》、《千與千尋》等,他本人既是導演也是編劇。像國內的《哪吒之魔童降世》、《大聖歸來》也是如此。外界也好奇,這種劇本運作模式在國產動畫電影製作中是否常見?

    作為業內人士,於洲向觀察者網介紹:“動畫電影的導演必須參與故事的創作,導演不見得是唯一的編劇,但應該是編劇之一。”

    “這個片子為什麽要做動畫?怎麽發揮動畫的優勢?故事在創作時就要考慮它的動畫性,要求懂動畫。”而且動畫電影的製作周期比較長,3年、5年、7年都有,所以動畫電影基本都是大片。

    於洲提及,“與真人電影相比,動畫電影劇本的地位是不同的。真人電影是完全按照劇本來拍攝的,但動畫電影的劇本是一個中間的生產環節。”

    有了劇本後,他們會花9、10個月的時間來創作故事板。動畫電影故事板的創作是非常重要的,甚至人物的加減、劇情的修改等都會在故事板製作階段發生。“這個修改我們就不會再回到劇本環節了,動畫製作就從故事板進到下一個環節。”

    於洲強調,這些區別並不意味著動畫製作公司不重視劇本,劇本和視效當然都重要。“從最開始的概念、大綱到後來的劇本和故事板,動畫電影的創作流程非常長,我們在後麵的製作環節都在努力改進故事。甚至燈光做完了,我們也會再進行修改,就是為了把故事做得更好。”

    於洲透露,有朋友說10歲的女兒以前比較喜歡歐美作品,他覺得《楊戩》改變了女兒的審美,特別是《洛神賦》飛天舞那段,“非常非常震撼”。還有好多家長說,很多小朋友不了解中國的神話人物和故事,甚至有人不知道“楊戩”的“戩”字怎麽念,不知道二郎神就叫楊戩。

    “這也無可厚非,因為他們沒有機會接觸。所以我想這也是我們的一個使命,就是通過動畫電影的形式,讓更多的全年齡段的觀眾了解和喜歡我們中國自己的神話角色和故事。”

    “中國皮克斯?我們不希望成為‘中國的某某’”

    事實上,自2015年《大聖歸來》一炮而紅,國產動畫電影才算打開市場。但是近兩年受疫情衝擊,電影行業不景氣,國漫也不可避免地受到影響。

    2019年,全國電影總票房增至642.66億元。2020年,這一數據為204.17億元,但曆史上首年成為全球票房最高的電影市場,並在2021年恢複到了472.58億元。

    其中,頻頻登陸春節檔的“熊出沒”係列票房表現不俗,成為國產低幼動畫的代表,被媒體評價“印證了低幼動畫錢好賺的業內共識”。

    於洲透露,前兩年遊戲行業最鼎盛的時候,許多動畫電影人才都流入了遊戲行業。但是現在,“動畫電影其實相對還好,製作團隊也相對穩定。目前元宇宙、虛擬形象也吸引更多的資本流進來,所以對動畫電影的發展前景,我們還是比較樂觀的。”

    不過他坦言,從整個行業來說,國產動畫電影還沒有達到一個工業化的生產模式。大多還是導演工作室的方式,特點是花幾年時間做一部電影,也沒有完整的、全流程的創作製作體係,而是選擇外包。

    他說,追光動畫的目標觀眾同時包括年輕觀眾和家庭觀眾,是目前行業內唯一一家能每年上映一部電影的動畫公司,這是基於他們工業化的創作製作體係。“行業整體來說還是發展比較快,但距離工業化,我們還有一段路需要去努力。”

    與外界的印象不同,兩位主創在采訪中希望淡化“執著於創造‘封神宇宙’”的概念。在談到近年來市場上多部國產動畫電影都是圍繞中國傳統文化IP展開,以及影片題材的多元化問題時,導演趙霽提到了《楊戩》片尾彩蛋預告的《長安三萬裏》。這部新作將以李白為主角,是一個全新的題材。

    他解釋說,此前的多部電影都是2016年、2017年的項目,並不代表業內沒有新題材,隻是需要花時間做出來。

    談到外界對“中國皮克斯”的期許,以及國產動漫與日本、美國等國的差距,導演趙霽認為,追光到現在是第9年,而皮克斯已經是近30年的國際頂級動畫製作公司。拋開經驗上的差距,皮克斯隨便一部動畫電影的預算是追光動畫的10倍,創作人員是後者的2倍到3倍。“從這個角度來說,追光能夠保證每年持續產出一部動畫電影,這件事情本身就是非常了不起的。”

    於洲也提到了國產動畫電影與全球頭部動畫公司在資源投入上的巨大差距,“從1995年到去年,皮克斯在這26年時間裏應該是上映了25部電影,差不多一年一部。追光也是一年一部,但皮克斯目前有1200多人,我們隻有280人。”

    “就《楊戩》來說,我們的製作品質在不斷縮小與皮克斯、迪士尼之間的差距。我們從《白蛇:緣起》開始就探索不同的風格,因為東方的表演和‘好萊塢式的誇張’是有很大不同的。”

    他說,追光動畫從未以“中國皮克斯”自比,“我們不希望成為‘中國的某某’,因為這樣你好像一直追在別人後麵。”

    不過,他補充道,“我們一方麵要看到國產動畫在不斷進步,另一方麵也在不斷學習,因為國外同行們在藝術和技術上也在不斷進步。”

    關鍵詞:新神榜:楊戩
    最近更新
    推薦資訊